汪寿阳教授接受《中国科学报》访谈:“负油价”不会影响国内成品油价格

  • 日期:2020-04-27

当地时间4月20日,美国原油期货价格暴跌,首次出现了“负油价”现象。当日收盘时,纽交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WTI)期货价格下跌55.90美元,收于每桶-37.63美元,跌幅高达305.97%。

 

那么,是哪些因素导致了这一历史负值?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暴跌会让老百姓日常加油价格下跌吗?它对新能源的发展会有何影响?《中国科学报》就此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汪寿阳。汪寿阳与其团队在汇率短期预报、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预测等很多领域的研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中国科学报》:原油期货为何会暴跌,出现“负油价”?

 

汪寿阳:5月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暴跌主要有两个原因:疫情的全球蔓延导致原油需求急剧下滑,是致使原油价格暴跌的根本原因;原油库存趋满导致交割困难,5月WTI原油期货交割日临近,是WTI原油期货出现“负油价”的直接原因。

首先,疫情抑制了全球原油消费。根据OPEC统计,4月全球原油需求估计下滑约2000万桶/日。虽然4月12日OPEC+达成史上最大规模减产协议,今年5至6月间日均原油产量削减970万桶,但减产协议执行缓慢。但4月15日国际能源信息署(IEA)警告称,史上最大规模减产无法抵消25年来最严重的石油需求下降。

其次,目前原油供大于求,库存骤增,可用库存短期内将被填满。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当周,美国商业原油库存(不包括战略石油储备)增至50360万桶,较上周增加约1920万桶。WTI原油期货交割地点位于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截至4月17日该地区原油库存增加至6100万桶,而该地区最大库容量为7800万桶,库存容量趋满,使得期货交割困难。

另外,5月份原油期货合约马上将要交付,期货合约的移仓换月,也直接导致当日“负油价”现象的出现。由于5月合约在4月21日交割,多数经纪商会在4月16日~20日展期。部分交易商为避免在没有库存的情况下进行实物交割,也会进行展期或抛售5月合约,这均会造成5月合约出现大量卖盘,投资者践踏出场致价格大跌,甚至出现负油价现象。

 

《中国科学报》:“负油价”意味着什么?

 

汪寿阳:首先,负油价反馈了疫情对原油市场的全方位影响,需求下滑、库存高位运行引发存储困难,以及库存成本高企的问题。疫情带来的各种成本的上升,也使得原油运输困难且运输成本大幅上升。当原油本身的价值低于原油库存成本和运输成本时,原油期货合约持有者宁愿以负的价格卖掉,也不愿持有到期进行实物交割。

其次,油价首次出现负值对于全球市场的情绪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全球金融风险快速积聚。一是,疫情的全球蔓延致使各国经济发展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三月初,叠加原油价格腰斩的影响,美股连续大幅暴跌,四次触发熔断。四月以来,疫情的快速发展,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持续攀升,叠加负油价的影响,美股短期承压。二是,美国企业债务风险攀升。近年来,美国能源企业借助低利率及财政补贴快速扩张,页岩油迅猛发展,原油生产能力迅速上升。但目前,很多页岩油企业仍处于亏损状态。据美银美林统计,美国能源板块信用债整体规模为8570亿美元,占整体美国信用债存量规模的比例为9.6%,其中能源高收益债为1421亿美元,占高收益整体的11.4%。若油价持续低迷,且低于产油企业的盈亏平衡线,美能源企业将面临较大债务违约风险。

 

《中国科学报》:OPEC减产是否能够平衡原油市场?

 

汪寿阳:面对疫情导致的全球原油需求空前疲软,OPEC目前的减产规模短期内恐难以平衡原油市场。短期内全球原油库存将依然快速增长,并可能于二季度达到全球库容极限。

4月12日晚,OPEC+达成历史性的减产计划:自5月1日起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首轮减产,减产额度为970万桶/日;自7月起减产800万桶/日至12月;自2021年1月起减产600万桶/日至2022年4月。

但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大幅萎缩,全球原油需求急剧放缓,库存快速增长。IEA在4月15日发布的能源展望月报称,即使今年下半年出行限制放松,全年全球原油需求仍将下降930万桶/天;其中,4月份原油需求较去年同期将下降2900万桶/日,5月下降2600万桶日,而OPEC+的970万桶/日减产量根本无法抵消。IEA推算今年6月份全球达到库容极限。

据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估计,全球原油、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的潜在储存能力为14亿桶。但本月底,储量就将达到13亿桶,目前原油库存快速增长将很快考验全球原油存储能力。

 

《中国科学报》:历史上最大的暴跌有哪些?您预计影响持续到什么时候?

 

汪寿阳:历史上国际油价曾发生多次暴跌,这次新冠疫情引发的“负油价”是史上首次,为史上最大的跌幅。

2019年之前致使油价暴跌的事件,诸如:1985年OPEC限产保价、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4-2016年美国页岩油冲击、OPEC增产等。其中,1985-1986年,OPEC从“限产保价”到“低价保额”,3个月国际油价跌去67%;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最大跌幅61%;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最大跌幅40%;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最大跌幅75%;2014~2016年美国页岩油冲击,OPEC拒绝减产,最大跌幅76%。

由于此次油价暴跌的影响主要来自于疫情持续时间及其对全球经济冲击的程度。目前全球疫情继续扩散,未见明显拐点。乐观情况下,全球疫情将有可能在今年夏天基本结束,此情景下全球原油需求有望在下半年渐进回升,油价有可能逐步小幅回升。

 

《中国科学报》:国内油价会受影响吗?

 

汪寿阳:对国内普通消费者而言,近期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暴跌不会对日常加油价格造成影响。

根据发改委2016年1月13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为减轻国际市场油价过高或过低对国内市场的影响,保障国内能源长期安全,有必要对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设置调控上下限。调控上限为每桶130美元,下限为每桶40美元。即当国际市场油价高于每桶13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不提或少提;低于每桶4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降低;在每桶40美元至130美元之间运行时,国内成品油价格按机制正常调整。

所以,尽管目前际油价早已大大低于每桶40美元的限值,但“负油价”不会影响国内成品油价格。

 

《中国科学报》:石油降价了对于新能源的开发是不是会有负面影响?

 

汪寿阳:油价大幅下跌意味着传统化石能源相对新能源更便宜,因此低油价对新能源开发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不过这一影响取决于低油价的持续时间。短期内的油价暴跌往往不会对新能源行业发展构成威胁。中长期来看,持续的低油价会使得新能源的成本劣势更加明显,影响新能源的投入、政策支持力度、投资热情和普及使用,不利于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不过,新能源的发展受政策影响很大。如果政府坚持实施鼓励新能源发展的政策,将会降低低油价对新能源发展的不利影响。

对于光伏、风电为代表的新能源而言,油价下跌往往会带动煤炭等化石能源价格的下跌,对光伏、风电产业发展带来一定不利影响。不过,由于对清洁能源发电的需求并未减少,石油和新能源也不是直接竞争对手,因此对光伏装机量短期内不会构成影响。目前光伏发电成本在全球来看已经具备很强的竞争力,整个产业已经进入了高速渗透期,这一过程不会因为油价的短期波动而改变。事实上,对光伏、风电需求的影响更多是来自政策,在政府维持相关扶持政策的背景下,相关新能源行业料将保持较好的发展前景。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油价的暴跌有可能是短期行为,长远来看,油价上涨是大趋势,电动汽车的政策红利依然存在。即使燃油价格一直维持在目前较低价位,电动汽车的使用成本优势依旧非常明显,油价的变动对电动车使用方面影响不大。石油一直作为战略资源,我国虽然地大物博,但石油产量远不能自足,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国家战略实现弯道超车不会改变。电动汽车作为全球公认的发展方向,不会因为油价的波动有所动摇。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0/4/438738.shtm?id=438738